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纪元公告
-
金融产品
-
农产品
-
工业金属
-
能源化工
-
专家团队
-
操盘分析
-
数据分析
-
谈期论市
-
资产管理
-
联系我们
-
CRM入口
电信宽带入口
新联通宽带入口
移动宽带入口
联系我们
400-111-1855
 
金融产品
利率风险攀升 商业银行热盼入市国债期货
发布时间:2014-06-03 09:30:11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面临利率市场化的考验,商业银行经营压力增大、对利率风险对冲工具的需求显著攀升,这与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推动发展国债期货市场的工作一拍即合。

“利率市场风险对于商业银行已经不是一个遥远的故事,而是‘迫在眉睫’、‘非常清晰’的风险,”在近期举行的第十一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上,兴业银行资金运营中心总监林远洲直言。

中金所副总经理陈晗亦明确表态,下一阶段国债期货发展的重点之一,就是推动商业银行、保险机构参与国债期货市场。中金所正在协调推动监管部门尽快出台落实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参与国债期货政策,同时做好各类金融机构参与国债期货的配套工作,加强入市培训和服务。

银监会创新业务监管部刘丽娜在同一场合透露,就商业银行如何参与到国债期货这类新型产品的交易业务中,银监会很多前期的研究工作已经在进行中。

制度研究先行铺路

2013年96日,五年期国债期货在中金所挂牌上市,填补了我国场内利率衍生品的空白。

陈晗529日在论坛上披露,国债期货市场总成交49万手、金额4548亿元,市场参与主体1.4万户,法人客户366户,市场运行特征可以概括为交易理性、期货价格波动合理、交割平稳顺畅。

但行业人士广泛认为,国债期货当前的发展规模与现货存量并不匹配,主要原因就是银行、保险至今未能入市。目前,只有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证券公司自营或资管,以及交易所认定其他合格投资者可以参与国债期货市场。

2014年5月,国债期货持仓量0.75万手、成交量3.79万手、355亿元;而股指期货持仓量15.51万手,成交量1393.93万手、成交金额89568亿元,两者的规模相差好几个数量级。

一位期货从业人士用这一粗略的数据比较表示,国债期货对多数投资者还不是很“解渴”:“前景不可估量,但发展初期维稳为上,似乎是太稳了一些。”

从全球范围成熟的市场经验来看,利率期货自2000年开始快速发展,已经成为整个金融期货市场的主力。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2011年当年全球利率期货成交金额、成交量约占全部金融期货的89.17%38.69%

陈晗强调,国际经验表明,国债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的充分多元化是市场平稳运行和功能发挥的重要保障;债券现货市场最主要的参与主体商业银行和保险机构,尚未参与中国国债期货交易,国债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较为单一。

作为较早参与国债期货市场的证券公司代表,国泰君安证券固定收益部总经理罗东原提到,目前市场参与主体中的机构主体仅有券商,投资策略趋同,市场有效性偏低。他建言,需要尽快引入更多机构投资者,特别是银行、保险;监管也可适度松绑,可以放开交割额度、交割债券持仓的要求,引入做市商制度,加强市场的流动性。

刘丽娜透露,银监会基于2011年颁布的《银行业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办法》,已针对国债期货独特的风险特征,在商业银行内控、风险管理框架方面进行了一些研究,为下一步的政策出台做基础性的准备。

银行主动管理风险意愿加强

2013年6月中下旬,国内的商业银行迎来“钱荒”突击,银行间质押式回购隔夜利率创下30%的历史高位。“如果银行有国债期货,至少可以通过期货对冲一部分风险,”当年9月国债期货上市时,就有不少期货公司国债分析师如此分析。

2014年6月,在央行定向降准、国务院多次强调深化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等因素支撑下,商业银行所处的流动性环境不同以往,“钱荒”重演概率也极低;但银行对于利率风险管理的需求没有减弱反而增强。

16家上市银行2013年年报为例,除了中国银行的净息差同比提高,其他银行净息差都明显回落,反映出在利率市场化推进、互联网金融冲击下,银行贷款的议价能力有所下滑。据中信建投证券统计,2013年行业净息差同比下降16bp2.52%

兴业银行资金营运中心总监林远洲表示,商业银行业务本质是短借长贷,这意味着银行与生俱来面临着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和利率风险;其中利率市场风险已经迫在眉睫。

他分析到,一方面,利率市场化已经被确定为今后几年金融市场 改革的重要方向;另一方面,随着商业银行在债券投资的比例加大、特别是理财业务、同业业务的迅猛发展,银行受存贷款利率保护的业务占比在逐渐下降。

刘丽娜表示,据银监会的观察,去年下半年以来商业银行净息差与市场的关联度在加大,商业银行净息差随着货币市场和负债端的波动,也发生了剧烈的变动。

此外,不同的银行之间净息差分化加剧。“大银行、中小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净息差差异化越来越大,这意味着不同银行需要开发适合自己的风险策略,”她说。

在过去多年中,商业银行债券交易策略以持有到期为主,而在利率市场化加速期,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很大的变化。刘丽娜认为,商业银行应该主动利用各种金融工具,尤其是衍生工具,来管理利率的久期缺口。

对于海外市场的交易员,可选的风险管理工具通常有国债期货、利率互换(IRS)和信用违约互换(CDS)等,但在中国,受限于资本市场的发展以及一些监管准入,外资银行所熟悉的市场化、多样化的风险管理工具和对冲策略暂时还无法实现;国内的人民币利率互换工具IRS近年活跃度有所增强,但还并未在所有商业银行普及。

林远洲表示,银行的资产负债都需要利率风险的对冲,而在多种利率工具之中,国债期货具有透明性、成本低、保证金少、流动性较好的特征,交易部门可以低成本的合成一个想要的头寸,来平衡存贷款资产组合里面所面临的利率风险。

“就像一锅汤里面放着很多水,银行需要一点像国债期货这样的调味品,把汤的味道勾芡出来,”他说。

来源:腾讯财经